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这几日来,木亦寒着实有些奇怪,常常对她谁说这样的话,甚至有好几次,望着她就发了呆。

  微微仰头,一笑道:“好。”

  院子里洒着和煦的阳光,青雀在榻上闭目养神,悠闲自在,平姑刚从厨房端来熬好的汤药,门外就有人高声唤道:“瑾夫人来了。”

  青雀蓦地睁开眼睛,她还在寻思着找个时辰去问候问候,没想到,她却自己找上门来了。平姑将汤药放在石桌上,极其不满道:“小姐,你还是寻个理由避了吧,瑾夫人指不定又揣着什么幺蛾子来,老奴怕小姐吃亏。”

  “闭门不见也不是办法。而且,我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,为什么要躲着她?”听她这样说,平姑尚且想了想,的确是这样,可落湖一事已经成了她心里的一个疙瘩,若不是她没有防备心,跟着小蝶离开了亭子,恐怕小姐也不会出事。

  “你且让她进来吧,无碍。”

  平姑只得满脸不愿去将苏瑾请进来,青雀听到脚步声靠近,才缓缓闭上眼睛。

  “妹妹好兴致,这初春暖阳,果真是让人心头暖暖的。”苏瑾自顾道,见青雀没有回答,才探头过来问道:“妹妹?妹妹?”

  青雀假装被叫醒,还伸手揉了揉眼睛,嘴里念叨着:“我还在做梦呢,是谁?”

  “妹妹莫不是睡糊涂了?连我都不记得?”苏瑾好笑道。

  青雀哎呀一声,在平姑搀扶下站了起来,睁大了眼睛,似不相信般:“青雀怎么会忘记瑾姐姐?只是刚才朦朦胧胧间,做了一个梦,听见有一个白发仙人问我‘你可知你为何会落入湖中?’我连连摇头不知,那白发仙人大笑道:‘那是因为你背后没有长眼睛。’我正在思考这话的意思,突然就被姐姐叫醒了。”

  这还用思考吗?不就是说她没多长个心眼么?苏瑾面子上有些挂不住,小蝶赶紧说道:“我家夫人为了救你,还自己跳下湖呢,你都还没有感谢我家夫人。”

  青雀嘴角一弯:“这个小丫头挺有趣的,是姐姐从娘家带来的吗?可这说话的语气,怎么没有尊卑?”

  小蝶一惊,自知刚才的称呼说错了,又不肯放下面子请罪,小小的往苏瑾身后挪了挪。

  “下人们做错了,我惩罚便是,妹妹不必动怒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青雀说道:“不过青雀还是要谢谢姐姐,谢谢你,没有让我在湖里一命呜呼。”

  这话的意味不明白,苏瑾不动声色,笑里藏刀道:“谢谢就不用了,苏瑾向来喜欢做这样的事情,妹妹牢记就好。”

  这算是明着点火了吗?青雀不知道,她才刚刚入府而已,怎么会得罪到苏瑾?可她向来性子倔,别人侵犯她一分,她便会还一丈。

  “姐姐如此爱行善事,青雀自当学习。”

  苏瑾眉眼一挑,“那可就有得妹妹学习的了。”

  “无妨。”

  苏瑾是在傍晚时走的,青雀整个人瘫在榻上,微弱的摆摆手,让平姑倒点水来,好几杯水下喉咙后,她才抱怨道:“真累。”

  说话要权衡之间的关系与利益,勾心斗角,这样的日子真累。

  用过晚膳后,青雀坐在梳妆台上许久,迟迟不肯梳洗,平姑收拾着被褥,扫了她一眼问道:“小姐,是在等丞相吗?”

  青雀满意笑道:“是。”

  又抬眼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空,小声呢喃道:“都这个时候了,丞相还会来吗?”

  青雀拿眼瞧向天际,她也不知道木亦寒会不会来,只是以往的每一晚都有他陪着,早已成了习惯,她是个依赖于习惯的人。

  果不其然,由青雀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下人回来说,丞相还没有回府,估计晚上不会来了。

  青雀略有些失落,却又不想表现太明显,只得无奈撇撇嘴,故作不介意道:“平姑,关好门窗吧,我们睡觉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外面好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,青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夜深人静时,雨声就格外响亮,青雀又是个浅睡的人,只能睁着眼睛胡乱想着。

  忽然一瞬间,窗子外一个人影闪过,青雀屏住了呼吸,侧耳倾听窗外的动静。奇怪的是,什么声音也没有,刚才的人影好像就这样消失了。

  青雀掀开床幔,一个人影闪现到她眼前,声音沉沉:“在找我?”

  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在自己面前,青雀立马躲进被窝里,闷声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  “这才多久不见?忘记我了?”他俯身,一把掀开被子,在黑夜中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脸,空中只有交错的呼吸。

  青雀忙坐起来,蜷缩在角落里,沉默了几秒后问道:“又是你,祁染。”

  祁染听到名字,显得很高兴,“对。”

  “这是丞相府,戒备森严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青雀问道。她一直都没有小看祁染的武功,之前与容女闲谈时说起过,他好像练了一种魔功,已经走火入魔,发功时会双眸变蓝,她在之前是见过的。

  黑暗中,对面的人轻笑两声,“天大地大,没有我祁染去不了的地方。”

  青雀刚想问,是不是帝宫你也去过?可转念一想,乾景宫他不就进去了吗?恐怕帝宫早已被他逛完。

  “你来做什么?”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,明明他之前说过,不要她替他做事的,难道这次来是想反悔?

  许久没有听到回答,青雀又问了一遍,祁染才缓缓道:“我来看你。”

  看她?青雀虽觉得莫名其妙,可心里还是一暖,小声道:“谢谢。”

  祁染作势转身就要走,青雀忙问道:“你要去哪?”他歪着脑袋,回头对她咧嘴一笑,“呆在这儿,总不行吧,嗯?”

  青雀讪讪道:“是是。”

  接着也没有传来说话声,青雀探头张望,才发现他人早已不见,无声无息间,就像蒸发了般,窗子和门完好无损,难不成他是从房顶飞出去的?想了半天没想明白,窗外的雨声依旧断断续续的。

  也不知道木亦寒回来没有,青雀想着想着,怀中抱着被子就沉沉睡去。

  守在青雀院子里的吴书,看见祁染离开后,才回到书房向木亦寒报道,一个细节没落下,昏黄的灯火忽闪忽闪,倒映在他眸子里,木亦寒正色道:“这就是目标了。”

  吴书犹豫道:“大人,这事不与青雀夫人商量?”

  “没什么好商量。”木亦寒的目光透过灯火,带着些坚定与不忍,“吴书,你要知道,你再追求一些东西的同时,就必须舍弃一些东西。人总是这样,不能总是怀揣着美好上路。”

  吴书沉默不语。

  这幽暗的黑夜,总能将人的**无限放大,木亦寒想了很久,他终于明白,孰重孰轻。

  所以,放弃只是一个念头的时间。

  青雀特意吩咐厨娘熬制好莲子粥,她提着食盒朝书房走去,今早一起来就听平姑说,丞相在书房呆了一夜未合眼。兴许是在办理公事吧,身为丞相,国之栋梁,背上自然有许多责任要担。

  想到此,心里微微泛起心疼。

  “夫君,你在吗?我是青雀。”青雀轻轻扣门喊道。书房里传来一阵细碎的声音,房门吱呀的被推开,木亦寒顶着黑眼圈,声音嘶哑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青雀举了举手中的食盒,得意道:“饿了吧,我让厨娘熬制了莲子粥,忙活了一夜,别累坏了身体。”

  木亦寒嘴角扯出一抹苍白的笑,青雀走进书房,将莲子粥放在他面前,拿出汤匙,递给他,可他盯着自己久久不接,青雀故作皱眉:“不会让我喂吧?”

  木亦寒轻笑,“不会。”
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